<tr id="cnxwr"><menuitem id="cnxwr"></menuitem></tr>
    1. <legend id="cnxwr"></legend>

        <legend id="cnxwr"><sup id="cnxwr"></sup></legend>
      1. <ol id="cnxwr"></ol>
        <label id="cnxwr"></label>
        勞動的你,最美!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4-29    作者:薛生旭    
        0

        春末夏初,陜北的山山洼洼上,總能見到三三兩兩地間隔不遠,扛著小镢頭,腰間掛著口袋的挖藥材的中年婦女。她們都是低著頭,每找到一棵藥材就開始挖,突然飛起來的野雞或突然竄出的野兔嚇不到她們。在她們中間,有個看上去十二三歲的小姑娘最是惹人注目,只見她每找到一棵藥材,就會揮舞著小鋤頭,快速拋了起來,三下五除二就將藥材挖出,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入袋子里。

        小姑娘看上去很是瘦弱,臉頰黝黑,兩鬢間掛著的小羊角辮,不知是沒有梳好,還是被風吹散了,亂糟糟的,暗紅色的長袖外套上沾了幾片小草翠綠的碎葉,灰黑色的“條絨褲”上沾了些泥土,一雙手工納的布鞋頭上破了洞,漏出了她腳的大拇指。最顯眼的是她腰間掛著的,用化肥袋子改縫的藥材袋,碩大的袋子與她的身高格格不入。雖說春末的陽光不算毒辣,但雙手執著镢頭使勁拋藥材的她,額頭和脖頸上的汗水,把塵土和成了泥水,順著臉和脖子流了下去,比起同齡人來說,她的樣子很是“恓惶”。

        相比之下,穿著潔白的T恤,嶄新的運動鞋,背包里背著十多塊錢的飲料和幾袋零食,雙手捧著脖子上掛著相機的我,此刻沒有一點所謂的“優越感”。她這個年紀時,應當是在某個河邊樹下,正忙著和同學們野炊游玩,又或者是在父母的陪伴下,在商場里挑選著自己喜愛的物品,實際上她與我想象的樣子大相徑庭。我從不相信命運,但此刻命運的天秤似乎向著我傾斜,我一直以為,隨著時代的發展,再差的日子終究會變得美好,直到遇見她,才顛覆了我那微不足道的認知。

        打著歇一歇的“幌子”,我和朋友招呼小女孩和附近的兩個大姐一起到我跟前的榆樹下乘涼。乘她們不注意,我偷偷扒開袋子,發現里面是“知母”和“柴胡”這些陜北山梁上常見的藥材?粗囟男」媚,我不禁問旁邊的大姐,為什么上山挖藥材要把孩子帶上,大姐搖搖頭嘆息說這孩子叫小燕,是她一個村子里老李家的女兒,看上去瘦小,其實她已經十五歲了,大姐接著將小燕的事娓娓道來。

        原本小燕也生活在溫馨的家里,父親開著三輪車送貨,母親在一個超市里打工,日子雖說算不上富裕,但也格外溫馨。天有不測風云,小燕的父母在一次送貨途中,與一輛拉石子的卡車相撞,小燕的母親腰椎斷裂,躺在床上已經四五年了,父親被撞斷了腿成了瘸子,干不了重活,卡車的司機丟下車跑了,最終也沒能找到肇事司機?床『蜕畹馁Y本這些年壓的這一家人喘不過氣來來,雖說政府部門給予幫助,但對于這個喪失勞動力的家庭來說只是杯水車薪。懂事的小燕還未上完小學就輟學了,把上學的機會讓給了弟弟,因為年齡太小打工沒人要,于是自己開始挖藥材、捉蝎子、撿杏核,只要能換點錢的活兒,她都會一頭扎下去。

        聽著大姐的介紹,我看到小燕淚眼婆娑的眼睛里,依然透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強,也許是我們的談話刺痛了這孩子脆弱的心弦,理智卻告訴她,哭,就輸了。我不禁想,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在聽別人的故事,當困難降臨在自己身上時,會不會舉手無措?又是否能憑著自己的辛勤勞動撐起一片天?

        閑聊之余,我從背包里掏出飲料給她們,她們都說自己帶了水,也喝不慣飲料。當我掏出零食遞給小燕時,只見她猶豫了一會兒,最終還是沒有接,慎重地說了聲謝謝,還說自己和弟弟不怎么吃零食,更不能慣出毛病。聽了她的話,我瞬間覺得自己的饋贈此刻仿佛是在施舍,即便是一個饅頭,她都是用自己的辛勤勞動換得,吃到嘴里才最香甜,又怎么會食嗟來之食?艱難困苦最大的敵人就是勤勞,沒有過不好的日子,只有懶惰的人,只要勤勞一點,靠大山的饋贈,再差的生活也有個樣子,也有個盼頭。

        我問她們挖一天的藥才能賣多少錢時,另一個大姐笑道:“一天能賣三四十塊錢。”邊說邊指著小燕說:“別看這娃娃小,挖地比我們還多,一天要多賣近二十塊。”一天五六十塊錢,對于有的人來說還不夠一頓飯錢,更不夠踏上旅途的機票錢,但這對她的家庭來說又意味著什么?我問大姐為什么不到城市里找份工作,這遠比在山上挖點藥材賺得多。大姐告訴我,疫情比較嚴重,很多地方都去不了,只能待在家里,閑著也是閑著,挖點藥材多少能補貼家用,也不怕別人笑話自己沒出息,畢竟靠自己勞動換來的果實才最香甜……

        分別時,我本想把她們挖藥材的畫面拍下來,想想又作罷,我的畫面能留住她們的身影,卻看不清她們堅信靠自己的勞動能換來美好生活的信念,那照片就變得沒有意義了。

        時至今日又是一年,聽說有人給小燕尋了婆家,不過小燕沒有同意,她倒不是覺得自己年齡太小,只是怕自己嫁了人,家里就沒有了勞動力,與其讓家人靠著向別人搖尾乞憐,倒不如靠自己的勞動換得果實,再過幾年弟弟長大可以賺錢養家了,自己再嫁人也不算太遲……(煉鋼廠  薛生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