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cnxwr"><menuitem id="cnxwr"></menuitem></tr>
    1. <legend id="cnxwr"></legend>

        <legend id="cnxwr"><sup id="cnxwr"></sup></legend>
      1. <ol id="cnxwr"></ol>
        <label id="cnxwr"></label>
        鹵肉飄香憶童年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2-04    作者:閆紅紅    
        0

        站在自己家的陽臺上,可以看見對面家家戶戶陽臺上掛滿了需要風干的臘味,或香腸、或臘肉、或雞肉、或魚肉等,顏色紅潤,在冬日暖陽的照射下年的味道越來越濃。

        小時候,農村家庭只有在過年的時候能買上幾斤肉解解饞,平時是吃不到這些美味的。記得每年二三月間,母親便到處打聽買來十幾斤重的小豬仔,用春天稻田里的青菜喂養,等到秋季玉米收回來開始加料,冬天再用紅薯搭配玉米追肥,等到年關把圈養的豬一宰,好的肉都被換成了現錢,剩下的七零八碎,一部分被煉制成了豬油,存放在大大的陶瓷罐中,成為全家一年的食用油,剩下的大腸、小腸、心肝肺等經過母親的巧手,都會成為餐桌上的美味珍饈。臘月二十七八,母親先用清水把它們放在大盆里浸泡2至3個小時,然后用一根筷子將腸子翻過來,去除內壁上的肥膘和臟東西,清洗過后拌上提前準備好的生姜、大蔥、面粉,來回的揉搓。這個環節至關重要,可以有效地去除腸衣上的臟東西和異味,反復清洗兩次以上,然后放入滾燙的開水中焯水5分鐘左右,再次撈出用清水清洗兩次,冷水下鍋,放入草果、八角、花椒等大料,當然,蔥姜、料酒也必不可少,母親還有她的“獨門絕技”,那就是用蜂蜜炒制的糖色,母親說鹵肉的時候加上這個“寶貝”,鹵出的肉質酥軟,肉皮有嚼勁,上色還特別的漂亮。每年歲末鹵肉的時候,我和哥哥都會穿梭在廚房,焦急地等待美味的出鍋。哥哥有時耐不住美味的誘惑,想要先嘗為快。他的小心思很快就會被母親識破。母親說:“待大火煮開后再用小火慢煮上兩個小時,那會的肉才更入味。”我們只能眼巴巴地盯著鍋里的美味,生怕被人搶了去。在那個物質貧乏的年月了,過年能夠吃上一頓鹵肉那簡直是一件睡覺都能樂醒的事。終于等到了吃到了香噴噴的鹵肉,內心那個滿足無法用語言來表達。

        現在城里、鄉村都有便利超市,新鮮的豬肉隨時可以買到,但我依舊懷念那個時候的美味鹵肉。母親現在雖然不再養豬,但她還是喜歡到處張羅著要買農家自己養的豬肉和大小腸,給我們準備過年的鹵味,她說“沒有鹵肉的年就不叫年”。我知道,所謂鹵肉,不僅僅是母親想要我們的味蕾得到滿足,而是她對兒女深深的愛。(計量檢驗中心   閆紅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