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cnxwr"><menuitem id="cnxwr"></menuitem></tr>
    1. <legend id="cnxwr"></legend>

        <legend id="cnxwr"><sup id="cnxwr"></sup></legend>
      1. <ol id="cnxwr"></ol>
        <label id="cnxwr"></label>
        昆曲絮語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1-18    作者:王敏    
        0

            昆曲又稱“昆腔”,是中國最古老的劇種,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,被譽為百戲之祖。

            可能是偏愛南方的吳儂軟語,私以為除過越劇以外,最動聽的就是昆曲。有人說昆曲太過冗長繁瑣,不如京劇通俗易懂,行腔也酣暢淋漓,教人直抒胸臆。其實不然,昆曲美在軟糯細膩的水磨腔,美在程式化的身段,美在載歌載舞的形式,美在曲詞的清麗典雅。隨意拈來的詞牌都十分優美,以《游園》為例:你要是賞春,便是“不到園林,怎知春色如許。”想要夸贊景色,便是“看池館蒼苔一片青,畫廊金粉半零星。”要是惜花,則是“那牡丹雖好,它春歸怎占得先。”諸如此類,都可以適當化用。像是林黛玉行酒令,脫口而出:良辰美景奈何天,賞心樂事誰家院。

           《牡丹亭》是我愛上昆曲的開始,也成為了我心靈的寄托,為我打開了昆曲的一扇門,那是可以讓我將煩惱、壓力拋之九霄云外的桃花源。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與死,死而不可復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”“驚覺相思不露,原來只因已入骨。”“偶然間心似繾,梅樹邊,似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、生生死死隨人怨、便凄凄慘慘無人念,待打并香魂一片,守得個陰雨梅天。”這般的夢幻唯美,這般的至情至性,雖然來自于遙遠的時代,但對于愛情的追求與幻想,與我們當代人息息相通,依然可以激起我們心中對永恒情感的共鳴與回響。

            我對昆曲的喜愛由《牡丹亭》而始,杜麗娘帶我走進昆曲的世界,使我對昆曲一往情深。這些年間我聽了許多昆曲唱段,認真讀了《牡丹亭》《桃花扇》的全本戲詞,去了解了湯顯祖的一生和他的玉茗堂四夢,也看了很多昆曲視頻,了解了昆曲的歷史與發展,漸漸也看到了昆曲的不同之美感,雖有不同唱詞和內容,不同的情感與意蘊,卻都可以帶領著我神交古人,去領略昆曲的風雅。這些日常中的小堅持與小努力,也讓我一步一步地走進瑰麗的昆曲世界,使我對昆曲的認識一步一步地加深,便也越了解,越深愛

            午后陽光,茶香四溢,閑聽昆調靜賞曲,古老優雅,精致唯美,說她是陽春白雪,卻能使我在迷茫和痛苦時做到以心轉境,或許,在我們浮躁的、充滿競爭的社會中,需要一股寧靜的力量來治愈我們疲憊的內心。在這個世界變化極其迅速的時代,焦慮似乎成為了你我的通病,這個時代不僅是一個焦慮的時代,還是一個販賣焦慮的時代,良莠不齊的網絡文章無形中統治了我們的三觀,朋友圈、微博也在放大朋輩壓力,工作繁忙擠壓個人時間,生活處處皆是誘惑,而昆曲卻可以讓我們探尋到安靜的力量,繁忙中,有時需要慢下來去思考和審視自己,需要慢下來去培養一些愛好,需要慢下來去發現自我。

            對于喜愛昆曲,我依然在路上,昆曲的世界,我所了解的不過是小小一隅,但昆曲已然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有時覺得自己很幸運,身為一個95后,在面對這么多眼花繚亂的誘惑之時,可以與古老雅致的昆曲結緣。有機會去了解這已走過600多年、但仍然璀璨精深的昆曲藝術,我是何等的幸運啊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企業管理部  王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