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cnxwr"><menuitem id="cnxwr"></menuitem></tr>
    1. <legend id="cnxwr"></legend>

        <legend id="cnxwr"><sup id="cnxwr"></sup></legend>
      1. <ol id="cnxwr"></ol>
        <label id="cnxwr"></label>
        母親的熏臘腸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2-01-05    作者:王卓    
        0

        每年大雪節氣過后,農村到處都開始殺過年豬了,殺完年豬,掛在架子上大卸八塊,然后散上鹽腌制掛晾。冬天去串門子,要是哪家沒有掛點臘肉臘腸用柴火熏,就感覺像是缺點什么,雖然母親現在已經不再養豬了,但是每年她都會早早地打聽誰家養了農家豬,提前去預定好臘肉。

        母親的熏臘腸

        記得去年豬肉是這么多年以來最貴的一年,我開玩笑告訴母親今年咱們吃素算了,母親卻說今年可以少買一點,但是不能不買。沒有臘肉,農家人的年就不叫過年,其實現在到處都是超市,買新鮮肉特別的方便,但是母親每年熏臘腸的習慣卻一直未變,臘肉就是我們家過年的“標配”。

        母親知道我從小就特別愛吃香腸,每次買回來新鮮的肉都會給我灌一些香腸,之前每次都在外面灌,自從前年我給她買了個灌腸神器,她就再也不在外面灌香腸了,還說這個東西用起來真的又方便又衛生,還特別的經濟實惠。今年母親早早地就給我打電話,讓我休假早點回家幫忙灌香腸,我一聽便激動地滿口答應,仿佛迫不及待的要吃上香腸了。

        休假的天氣陽光明媚,天朗氣清,我早早地收拾好東西趕回家,母親已經把腌制好的肉掛出來了,腌過的肉會有一些汁水流出來,在掛臘肉之前都會把水分晾曬干。卷起袖子,洗好手,我拿出絞肉機,母親已經把肉切成了小塊,在水里清洗過后,我開始絞肉,母親拿來提前準備好的辣椒粉、花椒粉、十三香等,還有父親珍藏的白酒,一并給倒進了絞好的肉里,戴上薄膜手套開始翻攪起來,三下五除二滿滿一盆紅艷艷的香腸肉餡就被我們做好了。

        剛過晌午,一切準備就緒,肉餡已經完全腌制入了味,我和母親就開始清洗好腸衣,打開灌腸神器,往里面添加好肉餡,母親負責連接腸衣,我負責裝肉餡往里灌,剛開始感覺特別的滑,灌著灌著就掉了,慢慢的摸索出了經驗,越灌越順利,經過兩個小時奮戰,終于把二十斤肉餡全部裝好了,母親用線一節一節扎好,再用牙簽扎上小洞,這是個最重要的環節,香腸風干晾曬時會脹氣,如果不扎上小洞,就會把腸衣脹破,那就功虧一簣了。

        最后一道環節就是風干和熏烤了,母親把香腸晾在了陰涼通風曬不到太陽的室外,至少需要三到七天時間才能晾干,然后就可以凍在冰箱或者用柴火煙熏了,母親選擇煙熏,這是農村人最常見的做法,熏過的臘腸既可以防止生蟲,又能保存較長的時間,煙熏在農村也是有講究的,用柏樹枝熏出的臘腸最香。

        冬天屬于農家人最閑的時候,母親每天在家都會弄上一堆柴火,慢慢的熏烤臘腸和臘肉,熏臘肉的同時也取了暖,可以說是一舉兩得,臘腸從最初暗淡的紅色,經過一段時間的熏烤,慢慢的開始變得油亮油亮的,看著都讓人垂涎三尺。每次休假回家都會嚷著讓母親炒上一節,時令菜都可以和臘腸炒在一起,可以說香腸就是“百搭之王”,有時候蒸米飯時母親也會切一點蒸熟,我吃的特別滿足,母親看著我吃的開心就會往我碗里夾很多的臘腸,然后會心一笑讓我慢點吃。

        “莫笑農家臘酒渾,豐年留客足雞豚。”臘腸是農家人過年待客必備的一道菜,那個味道一直伴隨著我,母親做的熏臘腸不僅有我童年的記憶,還承載了對我的滿滿的愛和期望。(計量檢驗中心   王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