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cnxwr"><menuitem id="cnxwr"></menuitem></tr>
    1. <legend id="cnxwr"></legend>

        <legend id="cnxwr"><sup id="cnxwr"></sup></legend>
      1. <ol id="cnxwr"></ol>
        <label id="cnxwr"></label>
        外婆的黑箱子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12-25    作者:杜勇    
        0

        外婆的黑箱子

        外婆有兩個黑色的箱子,支在她臥室炕頭上。聽外爺說那是外婆陪嫁的嫁妝。外婆是大家閨秀,聽說陪嫁都是精品,可我看那兩個箱子黑乎乎的,除了箱體上雕刻的云霞花紋圖案、兩個已經銹跡斑斑的銅環,卡扣上還能看清楚的康熙通寶銅板之外,也沒什么特別的。那時候年齡小,渾然不覺兩個箱子的價值,直到后來逐漸長大才知道老古董越老越有價值,只是當時年少,只是對箱子里外婆藏的天鵝蛋、龍須酥、芝麻滾、瓊鍋糖感興趣,它們才是我的終極目標。哪怕是冒著棍棒的風險也要偷偷跑去外婆家,只為了偷得那一口“嘴甜”。

        上小學那會,外婆讓他們同村的孩子給我帶話:“你外婆給你做飯了,叫你放學到她屋里吃飯里”。我知道,外婆準是又在箱子里給我藏了好東西。放學后我就屁顛屁顛跑去外婆家吃飯。飯吃完走的時候,外婆從箱子里拿出來一包芝麻滾,塞進我的書包里“給我娃裝哈,拿回去吃”,我開心的一溜煙跑去上學。

        時光飛逝,外婆早已去世多年,但是她的音容笑貌并未曾減少,反而越來越深刻,我時常想起外婆慈祥的面孔,想起她看著我狼吞虎咽時的笑容,想起她坐在門口泡桐樹下梳頭的場景,尤其是當我想起上初中那會,她總是站在馬路邊上等著放學的我回家吃飯,當我騎自行車經過時她總是會大聲叫我:“我給你做了飯,你不回去了,過來吃飯”,而我車速不減,朝她喊道“我不吃,我回家啊。”一邊說著這一邊風馳電掣般的呼嘯而過。那時候我就在想,外婆不會看手表,怎么知道時間呢,怎么知道我馬上放學。長大后我才漸漸明白,外婆是做好飯就在路邊等著我,一直到我放學經過,幾乎每天都是如此。

        轉眼之間,外婆已經離開我12年,每次回家路過外婆家時,那一處殘垣斷壁,我都不忍心去看。唯有門口的老泡桐樹比原來還粗,夏天的時候,我就跟外婆坐在泡桐樹下乘涼,外婆那把蒲葉扇恐怕早都被埋在了廢墟之下,東邊的棗樹還在那里結著棗,只是,那個打棗的老人和樹下撿棗子的少年早已不見了蹤影。而我心心念念的兩個木箱子,也隨著外婆的離去被舅舅當成雜物破碎燒了。那兩個黑箱子承載了我最美好的童年回憶,裝滿了外婆對我所有的疼和愛。我想,箱子里應該一直都有外婆藏給我的小吃食,只是我再也沒有機會去翻箱倒柜的去找尋,再也聽不到外婆看我貪吃時的笑聲了。(煉鐵廠 杜勇)